大家可以关注下我的微信公众号

最后的诀别诗

个人杂烩 admin 1247℃ 0评论

喜欢诗,喜欢词,却不知为何会对这样一首歌的歌词有独特的感觉。“诀别诗,两三行,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来世走这趟。”我不知道,或许我根本就不会理解这将是一种怎样的凄美。

或许我们可以将这凄美理解为爱情,或许只是壮士临别时的感慨,但无论是什么,我都佩服写他的人的气度,与感情上的真挚,也许这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真性情吧,也许大丈夫之所以谓大丈夫,就是因为这侠骨之外的柔情,真情。我常想人总是有一天会写下那两三行的诀别诗的,当我们的生命即将结束,当我们即将面临诀别之时,我们希望谁为我们唱黄泉路上的诀别诗?思索死亡,往往更让我们知道生的不易;思考黄泉路,往往让我们发觉人生路的精彩与虚伪。其实回顾头想想,我们每一个人生方式和环境可能不一样,但是我们都回平等的面对死亡。每个人都回如此,不能逃离这个轮回。

因此从不幼稚的要求什么平等,那是弱者的乞求,对于强者,我们勇敢的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有宣扬所谓有平等的世界活了一遭,我们应该乞求什么?也许就是我刚刚说到的真性情吧。世界上有几个人敢说自己做到了真?我想没有,所以在听到《诀别诗》,尤其在知道它是写给少年杨家将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儿女情之于英雄而言又何尝不是真性情。那么之于你我这般凡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何时我也曾将心中的诗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何时也曾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也许我不该回忆往事,然而我又不得不回忆。人们都说往事如过眼云烟,然而对我言往事如烟历历在目,我承认我是个怀旧的人,但其实一个怀旧了得?有些人有些事,怎是一个旧事了得?“美人泪,断人肠,这取人性命是胭脂烫。”更何况然一个人的铭记。

也许我们不知道我们最后诀别诗写给谁,毕竟我们还年轻。但是这不是借口,当有一天我们遇到我们的所谓的知音知己,或者另一半时,我们是否抱着过我的诀别诗将由他或她为我在黄泉路上唱?我们总是在寻寻觅觅怨天尤人,谁又曾在一开始就这样说过我的诀别诗希望你为我在黄泉路上唱,世间儿郎谁又有这般真性情。我不否认我做不到,但我不承认我会放弃这种努力。

也许上苍注定不会终结我那份记忆,就像一直以来一种东西本来已经习惯了,就不会刻意忘记。也许就不是习惯,而是潜意识觉得她重要,一直不敢忘记,不肯忘记,不会忘记。也许会不经意间擦肩而过,但我坚信着,总有一天我会与她在三月春雨中相逢在那把雨伞下许下诀别诗的诺言。

一直在听着那略带沙哑的深情地声音,心被感动着。我清楚别人并不知道,她并不知道。但是我庆幸我能有这般心情与性情写下这段话,给我自己,也给我的朋友,更给那个曾经因为做不到真性情而错过的她。不强求她能为我在黄泉路上唱那诀别诗,但求她能有她的幸福。

最后的诀别诗,写在一个深秋的夜,也许只有此刻的宁静才会让我有所思吧,也许是生命中多了一些美丽的邂逅,相知,别离,误会,重逢,我们的故事在继续,但我希望这会是我最后的诀别诗。

出剑鞘,杀气荡

风起无月的战场

千军万马 独身闯

一身是胆好儿郎

儿女情 前世帐

你的笑 活着怎么忘

美人泪 断人肠

这能取人性命是胭脂烫

绝别诗 两三行

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

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

绝别诗 两三行

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

若我能死在你身旁

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绝别诗 两三行

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

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

绝别诗 两三行

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

若我能死在你身旁

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附上歌词但愿读到的朋友能和我一起感动,但愿人与人之间多一些真性情

转载请注明:程序人生 » 最后的诀别诗

喜欢 (0)or分享 (0)